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761棋牌 > 大当量核爆炸 >

莽闯核爆中心区—来自罗布泊秘闻

发布时间:2019-07-07 17:4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我国新疆有一个名叫罗布泊的咸水湖,它的名字将永远留在我国核试验的历史上。1966年底又一颗在这里的铁塔上爆炸。为了说明方便,在下文中称此次试验为T试验,笔者亲身参加了这次试验,现将其中秘闻披露出来。

  核试验都要选择一个好天气进行。这个“好”天与日常的理解不同,并且每一次试验的要求不尽相同。通常需要晴朗天气和地面基本无偏东风。晴朗天气能保障观察、照相和测试。无偏东风是为了不让爆后的放射性尘埃被吹到试验的参观、测试和生活区域,以保证人员安全。试验“好”天还要求地面无大风,高空风走向使灰尘降落避开人口稠密的居民区等等。T试验在确定了爆炸时间以后,整个上午阴沉沉的天。然而就在半小时内,碧空万里,准时在北京时间12点实施爆炸。巨大的蘑菇云冲上十几公里高,然后乘风向东飘去。就在约两小时后天空又阴云密布,不久,飘起了漫天大雪。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个把小时,这是戈壁滩上罕见的白茫茫壮观景象,乘汽车几乎寻不见原路。

  有人说,是爆炸卷起尘埃作为凝结核心,促成了这场大雪。有人说这场雪本来就该下。不管怎样,这场雪加重了场区的放射性沾染。

  核爆之后,戈壁滩上更加忙碌起来。参试人员有很多事要做,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前往爆区,回收各种测试仪器和效应物。仪器记录着测试结果,效应物(包括动物)受到破坏和伤害是参试科技工作者研究的重要内容。回收工作往往刻不容缓,事先就有详细计划。保障所有参试人员安全是极为重要的事。勇敢的防化兵一马当先,确定沾染边界,深入沾染区探明沾染分布情况。他们不断为指挥部提供准确数据。指挥部安全组综合各种信息绘出沾染分布图,以此评定可进入区域和地段。

  “××大队报告:我们在距爆心×××米处回收仪器,有二人受放射性照射超过安全标准。”

  “××研究所报告:我们有几名人员在距爆心×××米处工作,一两分钟内有l人突然超剂量。”

  不时有上述报告从各分队传到指挥部来。这是怎么回事?基地司令员在指挥部简陋的砖房外,迷茫地望着白雪覆盖的戈壁,脑子里打了个大问号。没想到,第二天又一桩意外的事发生了。

  第二天上午,指挥值班参谋正坐在桌旁,用笔写着什么。突然“叮呤呤……”,电话铃响起来。参谋拿起电话,里面传来了急促的声音:“安全检查哨报告:一辆五座吉普车,车号××××,突然闯过安全哨,高速驶向爆心区,车上除一名司机外还有一人。我们派车紧追不上,到达高沾染区边缘,不得已返回。报告完毕,请指示。”值班参谋立刻紧张起来:“请稍候,我马上报告司令员。”

  司令员房间里墙上挂着各种图表,沾染图标示着沾染区和高辐射危险区。值班参谋报告情况后,司令员神情严肃起来:马上查明车号所属单位和车上人员;通知洗消站作好应急准备;通知场区医院立即派得力医生赶到洗消站准备救护;通知安全哨加强观察,防止类似事情再次发生。司令员未喘气做出了一连串的指示。

  后来查明闯关的是政治部一位宣传干事潘××和车上的司机庄××。他们不知道安全规定吗?知道,说他俩是科盲也许更合适些。

  没有关于两人死活的消息,人们只好耐心等待。在爆心也许只要停上5分钟,就会当场死去。如果晕倒在里面也是死路一条。所以是凶多吉少。如果再没消息,就得派直升飞机空中查看了。

  约莫过了两个多小时,值班参谋接到洗消站报告,说闯安全哨的两人已回到洗消站,一下车立即大口呕吐起来,面色如灰,言语断续,几乎要晕倒的样子,看来处于危险状态。

  整个场区惊动了,指挥部以此为戒,下达了一些死命令:任何人未经效应大队以上领导批准不得进入沾染区;安全检查哨加强戒备,提前阻拦入场车辆,检查各项手续是否齐备;几天内进入沾染区人员距爆心不得少于700米;……

  两位同志由于无知和违反纪律,使自己成了辐射效应的试验物。但是医生在抢救他们,人们在关心他们。他们被立即从场区医院送往基地最大的医院,规定他们的伙食为“特食”,即只要他们提出想吃什么就千方百计满足,这是对临危病人的照顾。

  刚开始,他们的病情变化剧烈,第一天白血球数高达19000(正常值一般认为是5000~8000),以后逐渐下降。人处于头晕、浑身无力、半迷糊的状态。多梦,什么也不想吃,精子大量死亡。据说他们想去拍摄爆区照片,担心不被批准而采取闯的做法。拍回的照片呢?却因高剂量照射曝光而一片模糊。他们莽撞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走到了死神的身边。他们究竟受到多大剂量的照射?他们会不会死?若不死会落下什么后遗症?一系列的疑问有待揭晓。

  在一系列意外发生后,指挥部下令成立现场调查组,查明T试试验后的一些怪异现象,意外事因。

  爆后的雪渐渐消失了,天气相当寒冷,雪不是化掉的,而是“升华”挥发掉的。参试人员不顾天寒地冻,在广袤的戈壁滩上以紧张的战斗迎来了新的一年。由基地参谋长负责的十余人调查组成立后。立即分工开展了工作,马上将所有获得的爆区侦察数据收集齐全并进行分析;及时对超剂量人员进行调查,向他们了解事实经过,跟踪他们的医疗检验记录。甚至必要时调查组人员亲临现场作测试和取样。

  放射性侦察的数据来自飞越爆心上空的航空测量,有线或无线的剂量遥测,乘坦克、汽车穿越爆心进行测量,最后还有防化兵步行横穿爆心的测量。这些测试手段各有短长,它们需要进行各种校正,有不同的可信度。例如航测飞快测知大概,无法知道细微处情况。唯有徒步测量最准确可靠,但许多地方剂量率高,人不能徒步去。

  调查组人员以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的大无畏精神,进到离爆心500米左右的地方。因为他们要观察现象,收集样品,分析比较,所以他们不可能像防化兵那样快速徒步通过,对调查查组人员来说也不允许超过安全剂量标淮。

  笔者是调查组一成员。这天,我们在距爆心1000米处下了车,一行三人穿着防护服,戴着面具,背着仪器徒步向前走去。我们透过面具的眼镜,很难看清爆心。远处迷茫不清,高耸的塔架已经消失;远远望去地面有些泛黑,时而有阳光经地面小物体反射过来耀眼一闪;地面原先布放的一些效应物或仪器已被冲散,狼藉一片。我们来到一个破仪器架旁边,顿时身上的辐射仪器的耳机中响得厉害,表明附近有高放射性物。这是放射性比较高的钢架引起的。

  当我们进到700多米距离上时,原先缓慢变化的放射性沾染明显地急剧升高,在几十米的距离内,沾染竟升高了一百倍甚至几百倍!并有明显的不均匀性,我们左跨一步或右跨一步,将仪器探棒放在左前方或右前方,仪器的指针都变动很大。原来,在此距离地段上,有这样奇特的现象。难怪在这个距离上活动的人员,会莫名其妙地超过安全剂量标准。我们测量了一会,赶紧退到750米以远的地区,在那里,我们能长时间地活动。我们身上还佩有剂量胶片和剂量笔。我们不时拿起粗钢笔一样的剂量笔,透过小孔向亮处看,观察其中发丝一样细的标志,可以知道我们已“吃”了多少剂量,用来控制自己的行动,不致过于深入和逗留过久。身佩的剂量胶片,是像照相底片一样的东西,到返回驻地后冲洗出来,以确定佩带者受到的总剂量。

  T试验十余天后,我们再次进到更靠爆心的地方,那里可以看到细小的玻璃球,和像锅炉煤渣一样的放射性物质,甚至在飞散的砖块上也带有放射性。

  因此我们可以说,降雪加重了这次试验的场区沾染,更重要的是飞散物造成了沾染的剧变和不均匀性。事前我们并不了解这个现象。从这次试验以后,我们就能预测剧变和不是化均匀区的情况,进一步保障了人邑的安全。

  大难不死,闯关者被终身“监视”。在调查组大量工作当中,没有忘记对潘、庄二人的调查分析。根据各种来源获得的数据。调查组绘制了爆心附近的放射性沾染图。再根据潘、庄二人自述的活动过程,我们估计出他们受到了3l0雷姆(当时以伦琴为单位)的全身照射! 万幸啊,他们只要在爆心附近多呆上3分钟,就回不来了!

  这样大剂量的全身照射,在国内尚属首例。医生们看到调查组做出的估计,大大松了口气,潘、庄二人可能不会死了。这个数字,也与医生们观察病情发展与国外文献对照,所判断的中度急性放射性病病情相吻合。他们当然是佩带了剂量胶片的,然而所佩带胶片量测1O雷姆以下,这样大的照射结果是一片黑,无法判断受照剂量。现在有了310雷姆的估计,人们对治疗二人的信心也大大增强了。

  然而,潘、庄二人的病情仍在急剧变化之中,在第25~35天时,潘某的血小板数降至2万的低线,出现严重的皮下出血。用手指在他身上轻轻一抹就能出现一道紫印,到第37天时,白血球竟降至2000的危险状态!医生们对付放射性病也拿不出更多的办法,一般采取对症治疗和加强营养,好在两人到后来还能吃东西。

  值得告慰的是,两人终于活了下来。司机庄某由于没有下车活动,车体有屏蔽防护作用,因此恢复得较快。他们长期住院治疗、观察。基本恢复以后,他们被留在医院工作,作为永久观察随访的对象。他们的莽撞使自己吃尽了苦头,然而在医生们的抢救、治疗、观察之下,又为放射性医学作出了贡献。

  T试验结束后,场区凋查组解散各回原单位,但对于潘、庄二人的消息,笔者还是很关心的。

  据医院的同志讲,他们后来基本恢复了健康,还说潘干事因为很觉得对不起庄司机,让庄跟着自己吃了苦,所以把侄女儿介绍给他,侄女也乐意。

http://bayburtweb.com/dadanglianghebaozha/214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